玩弄于股掌
字体: 16 + -

第十二章 权利的力量

    宁瑶看着箱中那几堆晃眼的粉色,反复琢磨他的话,忽而笑起来,“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睡我了……只是我不懂……为什么?你看起来也没有很喜欢我嘛,红罂粟那么多漂亮小姐,其中也不缺干干净净还没接过客的……你为什么偏偏选我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因为你不愿意啊,”他笑的恶劣,“既然要惩罚你,当然得挑有成效的法子。我看你骨子硬的很,将你打死你只怕也不会喊声疼,不如换个柔情点又能刺激到你的玩法。”

    宁瑶深吸一口气,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

    他玩世不恭的扫视着她,“你觉得我是在征求你的同意吗?”

    宁瑶低垂着眼眸,无神的盯着不染尘埃的地板,过了一会儿,才轻柔的将头抬起来,似是心中已有决断,问道,“在哪?”

    南夜一时没反应过来,皱眉反问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宁瑶握住他的手,声音带着几分娇柔怯弱,“在哪?”

    这句话虽平平无奇,但配上她这副小女人神情倒是值得深究,南夜这回明白过来,他狐疑的打量她,“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眉眼间有些羞涩,“不然呢,我能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南夜沉寂片刻,说,“那就在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紧张的拧着手指,看了看左右,“能不能叫他们都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南夜挑了一下眉,决然的说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宁瑶身体微不可查的抖了下,过一会儿,她咬着唇,抬起小脸,“好吧……那你轻点……我怕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矫情!”他嗤笑,就将她的身子提在腿上坐着,粗重的呼吸喷洒到她的脖颈,“看来我们都高估你了,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好上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脸上的表情就僵硬住了,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声,五官慢慢扭曲在一起,痛苦迟缓的低下头,就看见腹部正插着一把刀……

    而握着刀的人自然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觉得疼吗?”宁瑶抽出刀,血液沾到了她的手上,她看着倒在沙发上痛苦不堪的南夜,用他的话来嗤他,“矫情。”

    “啊!有人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快救人!快报警!”

    周围的尖叫声此起彼伏,宁瑶怔愣的看着手中那把染了鲜血的刀,一时之间才明白过来她做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刺了南夜一刀……

    自从上次得罪了南夜以后,这把锋利的瑞士小刀她一直都随身携带,就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,真的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谈笑风生的年轻男女,现在都惶恐不安的退后与她保持距离,有人打120,有人打 110……

    她仿佛已经听到警笛声,仿佛看到了警察将她双手拷住带走的画面,这才感觉到一股从头凉到脚的恐慌……

    难道她安稳的人生真的就要被这个人渣给毁了?她会不会坐牢?

    她还这么年轻,她不想余生都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度过!

    宁瑶害怕起来,身子抖得如筛糠,扔下那把刀后跌跌撞撞的往外逃……她也不知此时该去哪,可她不想坐以待毙!

    鞋子在逃跑的过程中掉了,宁瑶只能赤着小脚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这条灯火通明的长廊上奔跑,忽然,她看见迎面走来一个被一群人簇拥而来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俊美如斯,绅士优雅,异常醒目……

    是容轩。

    虽然她与他不过一面之缘,可当看见他时,她眼神骤然亮了起来,就像是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……

    她想,这个男人也许还会帮她的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对她有那么一些意思……上次他为她披衣遮腿时,他看着她的目光……带着很强侵略性,虽然他什么也没有做,但宁瑶能察觉到那股隐藏的很深的暧昧气息…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宁瑶没有犹豫,她急促的飞扑到他脚边,如上次那般死死的抱着他的腿,凄怆寒栗的开口,“容先生,求您、求您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猎物,自投罗网了。

    他低头,看着那双沾了血的小手,又看了眼被染暗的裤脚,意味不明的勾起唇,“又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弄脏了我的裤子。”

    这番熟悉的话令她更有把握,宁瑶瑟瑟发抖,仰着眼泪纵横的脸看着他,哀求道,“您再救我一次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……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先说说看,你能为我做些什么?”一个走投无路的漂亮女人在祈求男人帮助时,还有是什么能贡献出来的……答案不言而喻。他带着一些戏弄的意图明知故问,可偏偏他的声音低沉迷人,听不出一点恶意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舍弃了自己所剩无几的尊严,颤抖的答,“做什么都行……我可以……服侍您、伺候您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眼闭得很紧,仿佛说出这番话已经用尽了她毕生的尊严与力气……

    还是很傲啊,容轩心里暗叹,不过比起第一次那副张牙舞爪的模样,已经算是乖顺很多了,若真是一点傲骨都没有,反倒无趣。罢了,他再慢慢调、教就是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场惊动了整个红罂粟的行凶事件,居然悄无声息的被压了下来,一点水花也没有溅起,仿佛从未发生过那般。

    那晚的红罂粟算上客人、小姐、服务员、保安、清洁工等少说也有几千来人……竟能在一夜之间令这些身份参差不齐的人齐刷刷的都闭上了嘴,可见背后操控的人实力有多少强大。

    这就是权利的力量……令人寒恶发指,却又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就在摆平了一切的那天夜里,她躺在了容轩身旁。

    她也是才发现,这个男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绅士温柔,他的强势霸道,比起南夜怕是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这个夜里,她几次哭晕过去,又被他给弄醒,他说他喜欢被迎合的感觉,不喜欢身边人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宁瑶记住了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一迎合,就是两年。

    次日,容轩整理好衣服时,那股绅士温和的气质再次回归,仿佛昨晚那个几近将她撕碎、拆吃入腹的恶魔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他首先就是让她辞掉了在红罂粟这份不入流的工作,宁瑶自然是不愿意的,可他却说,你杀了人,你觉得你还回得去吗?

    宁瑶当时呼吸都顿住了,问,南夜……他死了?

    她当时只是为了自保,并没有捅中他的要害啊!而且救护车来得那样快,她亲眼见他被抬上担架的……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死了……

    容轩轻描淡写的点头,对,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