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弄于股掌
字体: 16 + -

第十一章 笼中狡兔

    不到下班,听闻风声的谢玲就让吴莎莎收拾东西滚蛋了,作为补偿她还许给宁瑶三天假,宁瑶倒是不在乎这几天假,她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南夜,日后难免会遭到被报复,所以她想换个岗位,哪怕脏点累点都行。

    可谢玲却含糊不清的宽慰几句,算是婉拒了她的请求,期间她发现了谢玲眼神闪烁不定,似乎是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宁瑶也猜到几分,她也是才知道这个南夜在红罂粟有一小部分持股,他肯定是特地嘱咐过所有人都不许给她开后门,并且一定要把她留在八楼,等着他慢慢来折磨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件事后,宁瑶识相的反过来安慰谢玲,“可以理解,我才刚来一个月就已经调了两次岗位,若是再换,只怕又有人会有意见,以后你这个领班还怎么服众啊。”

    谢玲见她如此洒脱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下班后还请宁瑶吃了顿宵夜,语重心长的告诫她,“记着啊,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种以卵击石的事了……人呐,想要过得好,就不能较真,无能为力的时候你就要学会伏低做小,等来日扬眉吐气了再来一个一个的收拾那些欺负过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宁瑶摸了下被打得微微肿起的脸,只觉得好笑,“扬眉吐气?我辈子怕是等不到这么一天呢。”

    谢玲若有所思的笑道,“谁说的,我就很看好你!相信我,你的福气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宁瑶只当是句祝愿,以茶水代酒和她碰杯,“那就借你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休假,晚上用冰袋敷了脸,半梦半醒的睡了一觉,第二天迷迷糊糊的就起床上班。因为她知道该来的总会来,既然躲不掉,不如直面迎接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,可没料到南夜这几天一直没来红罂粟,她想,莫非是老天保佑,让他出了意外,比如被车撞死了?被掉下来的建筑物砸死了?

    正当宁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乐此不疲时,南夜那张臭脸突然出现在她眼前,“想男人了,笑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宁瑶如同被当头一棒,敲碎了所有幻想。她调整了一下心态,挤出一抹职业性的笑容,“南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好久不见?我看你是巴不得这辈子都别见到我了吧!”他嚣张跋扈的抬起脸,用鼻孔看着她,“可惜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浅笑不语,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南夜懒得废话,伸出拍了拍她面前的吧台,整个台面震了三震,“喂,小贱人,老地方,等你过来服侍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她的鼻子,“可别因为害怕就跑掉了,在A市我要找一条狗出来不容易,但想找出一个人还是易如反掌的。”

    宁瑶握紧拳,毕恭毕敬的回应,“我为什么要跑,为南先生服务是我的荣幸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种。”他夸赞,耸了耸肩,手插在裤兜里,“那就快点过来,本少爷不爱等人。”

    还是那间包厢,不一样的是这次多了许多人,男男女女,灯红酒绿,香气迷离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环视一圈,没有看见上回救她的那位容少,顿时心中莫名有些瑟缩……在红罂粟,他是唯一一个能救她、敢救她的人,他都不在场,她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南夜见她来了,推开贴在他身上女伴,眼神指了指身旁的位置,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宁瑶还是那副礼貌疏离的姿态,“抱歉,红罂粟有规定,工作期间员工只能站着。”

    “拿规矩来压我?这里我有股份你应该知道了吧。我现在就把这条规矩改了,你可以坐过来吗?”他翘着二郎腿,吊儿郎当的一笑。

    宁瑶没再说什么,安分的坐了过去,南夜立马像是搂小姐似的搂着她,头凑了过来,“有些意外,你今天怎么这么乖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抚上她腰的那一瞬,她背挺得笔直,整个人绷成一根弦,“红罂粟有规定,工作期间不得与客人距离太近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耐烦的打断,“改了改了,那些不可以在今天晚上全都可以,不许再说那些扫兴的话,听见没?”

    她机械的点点头,感觉腰间的手有不安分之意,赶紧起身借倒酒的名义躲开,倒了一杯酒递给他,“南先生,干坐着多没意思,喝点酒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接过,不怀好意的笑起来,“你喂我啊。”

    宁瑶稍怔,转而听话的双手将杯中的酒递在他唇边,可他却一点也不买账,冷笑道,“我说的是用你的嘴来喂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收紧,握掌成拳,半晌后她收回酒,晃晃杯中液体,唇边泛起一抹笑,“这么好的酒,直接品尝多好,为什么要混着口水来饮用,莫非南先生有吃口水的癖好?如果你愿意,我直接吐给你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脸唰的一下拉下来,“刚夸你乖你就犯贱呢?上回让你逃过一劫,是因为容少大发慈悲的放了你,这回他不在这儿,我看谁敢救你!”

    宁瑶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只是她可以做到伏低做小,可以做到被卑躬屈膝,但她也是有底线的,她怎么也做不到任由南夜这个歹毒恶心的男人触碰自己!

    宁瑶抠紧手指,压平声音问,“我既然敢得罪你,就做好了被报复的准备,不如我们都直接一点,我愿意为我做过的事买单,今晚我任由你打骂,不还手也不还嘴,直到你解恨为止。”

    南夜冷不丁的笑了一声,“宁可被我打骂也不愿意给我摸几下,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配不上您。”她虽这样答,可面上不见卑微之态,就像一只孤傲的兔子,即使被荆棘磨烂了脚趾,依然秉持着那份可怜的自尊。

    “配不配得上,你说的不算。"南夜发狠的抬起她的下巴,“今晚我偏偏不想打你也不想骂你,我只要你陪我睡一觉,我们之间的账就算是一笔勾销了!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了抬手,就有人提来一只银色的箱子,打开摆在茶几上,满满当当的都是钱,约摸有几十万左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调查过你,你很干净,都没交过男朋友,所以待会儿完事后这些钱你都可以拿走,就算是对你第一次的补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