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弄于股掌
字体: 16 + -

第八章 不对等的关系

    容轩看到她时,脸色阴沉的骇人,“喊你这么多遍了,怎么现在才知道应一声?”

    对于他劈头盖脸的指责,宁瑶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只得忍下呛他的冲动,逼着自己轻柔的说了句,“我没听见……我饿晕了过去,刚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回应像是春风拂过,抚平了容轩心里那股子的说不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了过去,由于夜色太沉,宁瑶看不清他的脸色,还以为他又是准备欺负她,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见状,他伸出来的手僵住在那儿,仅仅只顿了一会儿,就霸道揽过她单薄的身子,箍着她的头摁在怀里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还在怪我?”

    她静静的汲取着他身上熟悉的雪松香气,一时竟有些贪恋这样的温暖,迟迟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确是我做的过分了,其实仔细想想,这件事与你无关的,”他难得放低姿态与她服软,手回来抚她柔顺的发,“能不能不生我的气了?嗯? ”

    他的这些话成功让宁瑶从那些虚假的暖意中清醒过来……她知道这已经是容轩最大限度的哄人方式了,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认错的话,那是不可能的,可是她并不会因此就感激涕零,相反只觉得觉得厌恶。

    厌恶这种畸形,这种不对等的关系。

    强忍下心中的情绪,她抬起脸,闷闷的说,“我饿了,想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巍州还在暗处,再与容轩耗下去也只是徒增笑柄给别人看,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容轩却没这么好敷衍,他轻笑,捏着她白嫩的脸颊,“你还生我气吗?”

    为了快点离开,宁瑶违心的答,“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容轩看着她的脸,皱起好看的眉头,“你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恼意,推搡开他,自顾自的往下走。

    这时一阵南风简朴舒适的吹来,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和……一丝丝的铁锈血腥味。

    宁瑶闻见了,她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容轩,发现他驻足不前,面上还浮现出探究的神色。下一刻,他竟转过身,欲往相反的方向走……

    宁瑶有些慌,为了阻止他,急中生智,故意一脚踩滑,整个人跌倒在地,还脏兮兮的泥土地上滚了几圈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惨叫,容轩迅速回过头,忙往下走,

    “你真是蠢得可以,平地都能摔跤!”

    宁瑶沮丧着脸抱着膝,“别骂我了,我疼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装出来的,这是真疼。宁瑶知道,若不来点真的,恐怕瞒不过狡诈的容轩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虚弱,容轩直接将她横抱起,“忍着点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?”她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小腹,“能不能先去餐厅啊?”

    容轩好气又好笑的低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对闻声赶来的谢玲吩咐道,“订家餐厅,要最好而且离这里最近的。”

    谢玲碍于容轩的气场,不敢打扰他俩,订好餐厅后就识相的离开,只剩容轩和她。

    饿得太久,胃里承受不住太多食物,那些丰富的菜肴宁瑶几乎没怎么吃,只是喝了些清粥再就着小菜就饱了。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他俩也没有去医院,宁瑶坚持自己说只是擦伤,不需要劳师动众,上点药就行。

    容轩送她回到住处,还专程找来医生给她上药,上完药医生提着药箱走了,可容轩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。宁瑶没精力应付他,洗漱完就直接上床休养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旁一沉,她睁开眼,原来是容轩躺到了她旁边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就没有纯洁的躺在一起过,每次他来找她都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发泄,索取,纾解。

    这次磨蹭着不走,估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想到这,宁瑶就只想速战速决,早点让他满足,她也能早点休息。于是她伸手摸上他的衣领,机械着去解他的衣物,不料却被他抓住了细弱的手腕,“睡吧,你今天累了,我不动你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松弛,隐在幽暗壁灯里的面容竟透着一股子温柔……

    温柔?

    她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就是被他这副装模作样的姿态给欺骗了,因此才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宁瑶暗暗警告自己,可别再犯傻了。

    身子给出去不要紧,这颗千疮百孔的心她得好好守着,不能再送给别人践踏了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他!

    宁瑶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容轩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才刚来红罂粟不到一个月,却已经深深体验到了这个大夜场的‘风土人情’。

    来之前她还心存侥幸,想着虽然这里很乱,但她只是一个调酒师助理,只需负责打扫卫生及时采买备货就行,却不曾想因为自己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,入职第一天就遭到不多揩油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油头满面的老板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握着她的手不放,说是自己老婆生了三个儿子,他一直想要一个闺女,问宁瑶愿不愿意做他的干女儿。

    宁瑶起初还愿意客客气气的礼貌一下,说,谢谢老板抬爱,但是我有爹了。

    那老板却仍旧死缠乱打,说,那不一样,你那是亲爹,我是想做你干爹,就是可以干的那种爹!

    或许是他说的话太猥琐,又或许是他嘴里的酒气太恶心,宁瑶没忍住胃里的反应,直接当那老板面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,气得那老板指着她的鼻子骂了几句,又小肚鸡肠的去玲姐那里投诉了她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传话,说玲姐叫她去一趟前台。宁瑶当时就寻思着,完了,刚入职就要被辞退了,可不曾想,玲姐只是重新调整了一下岗位,把她调到八楼,说是这层楼的顾客都是顶级vip,素质相对而言比较高,她只需要负责端茶倒水听吩咐就行。

    宁瑶兴喜之余还有些不解,问,玲姐,我冒犯了客人,你为什么不惩罚我还给我换了一个这么好的岗位?

    玲姐笑道,也是,你的确该罚,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不往那人头上吐!

    宁瑶笑了笑,嫉恶如仇啊

    玲姐眼角微挑,彼此彼此。

    从此两人的友谊急速升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