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弄于股掌
字体: 16 + -

第四章 不过一个玩意儿

    宁瑶眉头一蹙,“还好你没有这么做!我都准备跟他撇清关系了,若是还用他的名号狐假虎威,那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!”

    谢玲摆手,“我也就说说而已嘛,再说了,搬出容轩也未必好使。”

    宁瑶这下真愣了,她小心翼翼的询问,“搬出他都不好使……我倒是真好奇了,那个苏巍州到底什么背景?”

    谢玲紧绷着五官,替她答疑解惑,“他祖上都是混黑道的,靠着黑色产业链发家,杀人放火走私无恶不作,回国后开始慢慢洗白上岸,现在是个和容轩差不多的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那个苏巍州和容轩好像还挺熟的,”谢玲又道,“平时只要苏巍州来红罂粟,容轩都会给他准备几个抗打的妞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宁瑶这下是真搞不懂了,她皱着脸,“那个苏巍州怎么一会儿喜欢被人骂,一会儿又喜欢打人?他到底是s还是m?”

    谢玲摇头,“他不是s也不是m,他就是纯粹的心理变态。”

    然后谢玲就把她所知道的苏巍州的资料跟她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据说,苏巍州的父亲苏天鹤曾经是俄罗斯黑帮的头目,杀人放火走私贩毒无恶不作,苏巍洲做为他的唯一的儿子,不但继承了他父亲的心狠手辣,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大概是作孽太多,老天爷给出了报应,苏巍洲在一次走私军火中遭人偷袭,中了一发子弹。虽没有伤及他的性命,却不偏不倚的打到他的隐私部位,苏天鹤气得七窍生烟,杀了那人全家老小,又带着苏巍州访遍世界名医,但都没人能医好。这才回故土养伤,并且把生意逐渐洗白。

    因为身体残缺的缘故,苏巍州的心理逐渐扭曲,回国后他频频现身各种纸醉金迷的大夜场,凡是被他选中的女人,一晚过后,不是遍体磷伤就是濒临死亡……

    宁瑶听着听着不由自主的就捂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脏……怪不得当时她说不玩一夜情的时候,周围人的脸色都那么古怪,原来是这么个原因……

    他居然不能人道!

    宁瑶觉得有些奇怪,“这么隐私的一件事,怎么所有人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碰上这种不算光彩的事,应该都会选择藏着掖着才对吧。

    “苏巍州貌似不在乎被人知道他的短板,”谢玲耸耸肩,“听说先前有个小姐贪恋他的长相,想和他上床,使出浑身解数的勾引,最后发现他居然一点没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啧,人菜瘾大。”宁瑶给出这样的评论,“如果他不来这种场合,估计也就没人知道他不能人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……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张脸……”谢玲惋惜着,突然眼睛一亮,不怀好意的看着宁瑶,“对了……他刚才吻你的时候,你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宁瑶无语的摸了摸唇,把染了浅浅血迹的手指给她看,“这也能叫吻?野人都不会这么接吻!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,”宁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,“今天发生的事可别让容轩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谢玲直接嘲讽一笑,“拜托,你怎么这么单纯,他是这儿的大股东,这里是他的地盘,随便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他的眼睛,你觉得能瞒得过?”

    宁瑶微微凝滞,“也是……不过也无所谓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非就是再闹一场不愉快的罢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都要订婚了,这个时候多惹他,对她只会有利无害。

    带着这个念头,宁瑶晚上睡觉都睡得格外踏实,一觉竟睡到晌午,还是被一声接一声的电话声给吵醒的。

    当宁瑶睡眼惺忪来看到来电显示是“容轩”时,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以手指为梳,整理下凌乱的头发,接起电话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他言简意赅,似乎多说一个字就会死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问,可回应她的只有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。

    有病!她本不想理会,可一想到他待会儿若是等不及上来逮她,那场面只会更难堪,索性就赶紧洗漱,素面朝天的下了楼。

    那里已经停了一辆十分扎眼的跑车,一见到她,车子连续发出好几声鸣笛,宁瑶知道,这是容轩等的不耐烦的表现。

    宁瑶刚打开车门,就看见容轩那张落满了阴霾的脸。他的目光虽然只是浅浅在她受伤的唇上扫了一眼,但宁瑶还是察觉到了那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。

    容轩见到她一句话也没说,直接开动引擎离开了,只是宁瑶还是发现了,他那握着方向盘的手,青筋隐隐凸显。

    他挑的路线道路偏僻,几乎没有什么车行驶,方便了他把油门踩到底,硬是把普通山路开出了赛车道的感觉。

    风呼呼从刮过,耳朵都是嗡嗡隆隆的风声,宁瑶一头青丝凌乱的飞舞着,虽然已经系好安全带,但还是担心下一秒会被甩出车外。

    宁瑶本就有晕车的毛病,加上一上午没进食,更是难受。她惨白着脸扶着旁边男人的胳膊,“你开慢点,我想吐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踩一脚急刹,这么快的车速,又突然踩这么急的刹车,得亏两个人都系了安全带,不然这会儿就得飞出去了!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容轩看着她缠在他胳膊上的手,嫌恶的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宁瑶脑袋晕沉沉的,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的时候,她简直都要被气笑了,这是嫌她脏?

    装相!她心里嗤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,宁瑶不仅没松手,还整个人贴了上去,在他身上一通乱摸,挑衅的弯起唇角,“就碰了就碰了就碰了,你能怎么着!”

    容轩没料到她会这样做,盯着她看了片刻后,冷不丁的将她的身子提起来,让她胯坐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干嘛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,“不是想碰我吗?我让你碰个够!”

    他把她的裙摆往上推,露出两条雪白的腿,宁瑶害怕的看了眼周围,抓住他的手,“你有病啊,跑这里来发情!有人看到怎么办??”

    “你胆子这么大,怕什么?苏巍州你都敢惹,还敢勾得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你……呵,你真是长本事了!”

    见他终于提起这件事,宁瑶反倒松了口气,“你是不是接收到了什么错误的信息?我看着他双腿就打颤,怎么就勾他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嘴是怎么回事?”他狭眸中透着一股狠劲。

    宁瑶不自然的摸了摸受伤的唇,有些心虚的不敢看他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还来问我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听你说!”

    宁瑶知道是躲不过去了,干脆直言不讳,“被苏巍州那条疯狗咬了一口。”

    容轩的脸色阴云密布,“他为什么咬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他。”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回答,容轩反倒笑起来,笑的那么好看,又那么恶毒,“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,以至于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?嗯?不过一个玩意儿而已,居然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