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有所屠
字体: 16 + -

2.可要委屈你了

    顾青媛没想到裴谨廷会应得如此爽快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,已经想好了好几个说服他的方案。

    甚至,她可以帮他夺得镇国公这个爵位。

    如今继母当家,却并未生育,镇国公府男丁世代驻守边疆,除去他的父亲,成才男丁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陆家会上顾家提亲,也许看中的就是这一点。

    可偏偏,裴谨廷如此云淡风轻的应了,倒让她准备好的诱饵都没法抛出去。

    也让她得到意想不到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顾圆圆。”裴谨廷闷声笑了会,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顾青媛面上染上愠怒,两人初次见面时,她的脸蛋圆嘟嘟的,名字里又带着个‘媛’从此裴谨廷见着她就叫她‘圆圆’。

    裴谨廷对她凶狠的眼神丝毫不在意,背着手,踱步到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。

    美人近在咫尺,裴谨廷的眼神一点点深邃起来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轻轻捏住她的下颌,

    “本公子想了想,刚刚好像答应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他嘶哑着嗓音凑近她眼前,手指慢条斯理地抚上她的唇,

    “天下女人何其多,能够帮助本公子解除危机的也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一样,更多的是带给本公子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外头传言,本公子和陆小侯爷抢一个女人,那本公子还有何清白可言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松下心房的顾青媛不由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他指腹有些粗糙,摸得她下颌微痒。

    她微微偏头,想要躲开,那手如影随形,又跟了上来,这次更过分。

    改为掐着她的腰肢,顺着纤细的腰肢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顾圆圆,本公子可是要牺牲清白名声,去顾府抢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妨碍本公子预先索取一点报酬吧?”

    下一瞬,他俯身下来。

    薄唇微凉,吻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温热的掌心在她的脑后轻抚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话语都被吞进了裴谨廷的肚腹里,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的腰肢被裴谨廷扣着,眼见他的手逐渐往下,慌忙咬了他的嘴唇一下。

    趁着裴谨廷放松,她赶快挣脱出来,喘着气,警惕地看着他,顾左右而言他,

    “裴谨廷,多谢你愿意帮忙,不若我们说说接下来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这是她十八年来,做得最为离经叛道之事。

    一旦做下,虽报复了陆文泽,却也会惹上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未雨绸缪,总要先定好应对,才能将麻烦降到最小。

    裴谨廷扣着她的腰身,手指擦拂过她的腰背,引得她轻颤一下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说了是去顾家抢亲……反正本公子浪荡惯了。不会妨碍你的名声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表现得理所当然,

    “既是去抢亲,那总是要委屈你一下,到时虽有八抬大轿,可不一定会有高朋满座,望你不要觉着委屈。”

    这些,顾青媛当然想到过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给顾家丢脸,也不想堕了镇国公府满门忠烈的名声。

    也想让自己担得起顾家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她不甘心,更不想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陆文泽一边对她深情款款,想要从她这里得到好处。

    一边左右逢源,想要娇妻美妾全得。

    世上哪里有那么美的事?

    她压抑地闭上双眼,

    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