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何栈
字体: 16 + -

第八章 失忆的魂魄

    第八章失忆的魂魄

    “怨魂。”孟小星贴着步言的胸口嘟囔了一句,不大可能啊,没感受到什么怨气啊。

    步言不自然地眨了眨眼,带着孟小星往边上退了几步,道:“虽不知他是如何消除怨气的,可他周身的修为不似寻常的魂,只怕这周遭没有半点生灵便是因为他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仰头认真道:“方才他连自己是不是魂都不知道,倒是不像那些穷凶极恶的怨魂。”

    步言心道,穷凶极恶哪有挂在脸上的道理,可这话还没说出口,孟小星便已经从他怀中钻出去,与那怨魂对视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来此。”孟小星总觉得这魂身上的服饰颇为眼熟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你们,你们可认识我。”那魂一脸真诚,望着孟小星,好似正在期盼答案。

    可这一回,孟小星却退后了几步,笑道:“我若不认识你,当如何?”

    霎时间,狂风大作,步语同莫云赶忙上前护在步言与孟小星身前,因不能使用法术,这几人显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吞了你们。”怨魂一改刚才那副温和的嘴脸,眼中泛出死死怨气,毫不怀疑,这是一只修为极强的怨魂。

    “想来这周遭没有半点生灵,便是被他吞了。”步言挡在孟小星前头,侧着头轻声道。

    这几人还是极为照顾孟小星的,将她挡在最后头,少了些冲击,可她偏却不领情,大步一迈,步言拉都拉不住,几个大步便到了最前头。不多时这猛烈的风,便停了,想来孟小星是带了什么至宝的。

    “我寻思着,我若认不得你,这天下怕是也没人认得了。”孟小星这话说得极大,众人心中有些不信,但因此时情况特殊也不得多说,只能做出一副异常信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哦?”那怨魂显然也不是个笨蛋,当然不相信小星这点大话了,可孟小星确实带了什么东西,克制了他,他也真的奈何不了这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你先告诉我,你在这儿多少年了?”孟小星终于想起来了,这怨魂身上那略微破旧的衣服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多少年?”怨魂呢喃几句,陷入了深思,“我并不知道,我在这儿有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记得什么?”既然成了怨魂必然是有什么怨念的,怎么可能会失忆呢,因此孟小星不大相信这话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怨魂最多不过三百年的寿命,哪里就不记得了。”步语忍不住嘲讽,一个魂,在这世间能存活的时间有限,一个活到三百年的魂已是难得。区区三百年的记忆,怎么可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我只记得一场烧不尽的大火之后,我便一直在这废墟之中。”那场大火也不知是多少年前的记忆了,可怨魂脑海中只记得那一幕,且久久不能忘怀。

    “大火?”步言皱眉道:“你不是说真星阁是远古最后一任王,英王所建,最后英王自焚于此,若这怨魂所说是真,岂不是活了数万年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怎么会有魂有如此长的寿命呢?”莫云见过的魂也有数百了,却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孟小星却是笃定应道:“只有有执念,别说是魂,便是人也能活上这么久,当然还需要一些机遇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地界森林去不缺的便是机遇。”步言对于孟小星的话,还是极为相信的,这个女子虽然不着调,但不可否认,她的见识真的很广,好似这世间没有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怨魂一个闪身,便将孟小星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星!”

    步言几人逼近那怨魂,许是被小星的至宝所伤,那魂的气息有些弱。

    只见孟小星拿出从袖中拿出一把玉箫,怨魂一个激灵这才松了手,步言趁势将孟小星拉回自己身后,顺带给了一个责备的眼神,瞧瞧英雄没做成,成了狗熊。

    可孟小星自个倒是不在乎,抚平自己衣服上的褶皱,语气中透着丝丝愉悦,“我这辈子见过那么多魂,只有他们见了我,扭头就跑的份,哪里有威胁我的份。”

    步言几人这才将视线移到那把玉箫上头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这哪里是一把玉箫,分明是三界中赫赫有名的灭魂啊。所谓灭魂,乃是轮回命盘的仙气所铸,任何魂一旦遇见便会被打得灰飞烟灭,此萧若向活人打去,便会令人魂魄离体,若向仙人打去,也能给神魂重击。最为重要的是,自轮回命盘因数万年前那场大战消失后,轮回不在,不知多少仙人为了求得一丝轮回的仙气,争得头破血流。这般了不得的东西,竟在孟小星的手上,瞅瞅那把玩的姿势一看就是没少玩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万年以上的怨魂,实在是独一无二。”孟小星,笑嘻嘻地晃到怨魂身边,道:“但独一无二便想我帮你,可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孟家族规,不做亏本生意。”孟小星拿着灭魂,指着怨魂道,“当然,你可以不同我交易,可我手中的灭魂若是不小心把你砸得灰飞烟灭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步语往后退了几步,看得孟小星记仇的很,那怨魂不过是拎了她一下,她便用灭魂下手,那他冷嘲热讽了她多少次了,这是要神魂俱灭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。”那怨魂还真不知孟小星看上个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”孟小星分外兴奋。

    “咳”步言瞪了孟小星一眼,说的是什么话啊,一个姑娘家家,要一个男性的怨魂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,那么凶恶的眼神?”孟小星受不了步言那种可怕的眼神,念叨了几句,这才慢悠悠的补充道:“我要你的情根。”

    “情根”怨魂愣了愣,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孟小星很是大方地解释道:“情根乃是世间生灵七情六欲的本源,爱恨欲皆是因它而起,我们奈何栈转收情根,像你这种数万年的情根,更是极品。”孟小星可不会告诉他们,这所谓的情根便是奈何汤奈何丸的主要药引,只要这一笔能成,一切的亏本都不是亏本。

    “好,我给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