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何栈
字体: 16 + -

第五章 宝藏的诱惑

    第五章宝藏的诱惑

    天明将至,步言等人早已无心睡眠,心中不紧张那是假的,多少万年来都没人能一探究竟的地方,他们极有可能要进去了,里面会遇到什么真真是难以预料,如今自封法力的他们第一次生出了几分惧怕。只有孟小星一人,睡得极香就差没鼾声四起了,不过也怨不得人孟小星,她一个凡人出门敛财不历练,怎么能不带好防身宝贝呢,他们孟家出品必属精品,数宝在手,她不会发愁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丝微光照进树荫,步言抬头望去,那是距离孟小星三米之处,若依照他们的理论,待到日光与月光重合之时,离孟小星大概不出半米。巧合,不,是机缘,莫非孟小星当真是有大机缘的人,亦或是孟小星早就算到了,思绪至此,步言愈发觉得孟小星这人不简单,究竟是哪个家族出来的人物,他竟有些看不透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哈”一夜不好眠的孟小星,一个劲儿地摇头,乍一看像极了小狗蹭人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不想起床。

    一直关注孟小星的步言,有些无语,这家伙还真是傻得起劲,活脱脱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话说孟小星,这一觉睡得还是很舒服的,她一手摸着肚子,一手揉眼睛,饿了。

    “果子,不久前摘得。”莫云很是贴心地拿着几个红彤彤的果子,朝着孟小星走来。

    莫云那光亮的脑袋,在小星眼中变得更加闪亮了,不愧是佛界的人,真好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孟小星终于是想起自己可不是在家里,睡醒的模样还真是见不了人,赶紧从腰间抽出一个大袋子放在地上,自己从袋口往里头钻。

    一个不过脑袋大小的袋子,在孟小星的不断努力下,竟将她整个人都塞了进去。步语真是大开眼界了,他游历世间还没见过这么神奇的袋子。步言心中的惊讶也没有少多少,他还是比较幸运的,这玩意他只在那个仙界最强仙君,半步神君的至极仙君那里见到过。据说这个袋子名为天罗袋,外表平平无奇,但是内有乾坤,相传就是把一个城放进去也绰绰有余,任何的法力都左右不了袋中的世界。而世间只有两条这样的袋子,分为天与地,亦为雌雄,至极仙君手上的是地罗袋。而世间只有两条这样的袋子,分为天与地,亦为雌雄,至极仙君手上的是地罗袋。

    众人还来不及吃惊,孟小星的脑袋便从天罗袋中挤了出来,发型倒是没有乱,只是身子还没钻出来,只露出个脑袋,立在一条袋子上,委实搞笑了些。待到孟小星整个人都挤出来了,看得步言三人都累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”孟小星出来第一件事便是,将莫云手中的果子夺过来,正打算要吃了,可果子都到了嘴边,却停口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什么颜色呢,明明果子看起来很嫩,但是这个红度又是成熟的,仔细闻闻又有不同于瓜果的香味,再看这果子的秸秆,孟小星使劲了都拔不下来。这个是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结界果。”孟小星记得孟家的秘闻中有所记载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结界果?”步语行走天下好几年可没听过这个玩意儿,就连博览群书的步言都是第一次听闻。

    “所谓结界果指的是,有些一些特殊的结界会滋养周边的树木,从而结出针对这个结界的瓜果,吃了它便可以避过过结界时会受到的攻击。”这个可是难道的好东西,孟小星十分无耻地拿了两个,一个吃了,一个扔进了天罗袋里。

    瞅着孟小星的一系列动作,步家兄弟还真是无语了,要不要把贪心摆得这么明显啊,虽然他们是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结界果,但却也相信孟小星的话。这个结界的入口若当真好找,也不至于数万年了,没人能进去,想来除了入口的问题,能否有机遇拿到结界果也是重要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步家兄弟一人一个之后,莫云的一堆水果也就剩下了一个,好在这家伙脾气好,很是认命了吃了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一番闹腾,日光与月光也开始重合了,果不其然,入口真是在孟小星周边。三人来不及说话,便被一阵大风卷了进去,步言等三人深知这阵大风的厉害,刚想恢复法力,便在不远处听见孟小星断断续续的声音,大抵是不要用法力之类,还没听完几人就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约是三日过去了,孟小星醒来时实在一处灰烬边上,周遭虽是杂草,但也是一派美丽的景致。

    “莫云,步仙君,步散仙。”孟小星四处看了看,并没有什么人烟,本想就此离开的,奈何那个灰烬中折射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金子,这个词瞬间将孟小星的眼给点亮了。她也顾不得什么害怕,直径走向那道金光之处。说是废墟,但也没有孟小星想象的脆弱,起码这地板的触感是一种玉石,目光所至之处还有许多说不出名字的宝物埋没在灰尘之下。而孟小星所看到的金子,已经不是完整的了,那是一道倒塌的金柱。

    细细看来,这一个废墟在荒废之前极有可能是奢靡之所,那么一定有很多宝藏吧。这一刻孟小星的眼,已成星星眼,她就说自己运气好,一出门就遇上这么多大宝藏,‘亲爱的宝藏,我来了’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一个黑影将孟小星会在怀中,而坍塌的地方离他们就只有几厘米。

    “此处荒废数万年,一丝一缕皆不知真假,你若贸然行事,当心把命交代在这。”来人真是步言,清冷的声音之中,含着一丝丝的担忧和责备,却忘了孟小星这会儿还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孟小星僵硬一秒,急忙从步言怀里爬出来,不好意思道: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回应孟小星的只有步言的冷哼。

    孟小星也是个只深浅的家伙,“步仙君怎么找到这儿的啊?”

    步言转悠了一圈,道:“我醒来之时,在一处密林,走了两日了,才到此处,倒是你,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两日?”孟小星干干地笑了笑:“我刚醒。”

    什么运气,步言决定不和孟小星比运气,不然得郁闷死,他可是在实打实地走了两天才到这的,依他所见,此处应该是地界森林的中心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这是何处?”步言鬼使神差地问出了口,似乎潜意识中知晓孟小星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孟小星瞪着小眼睛,这玩意儿都烧得差不多了,她是有通天的本事,也看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“此处多有奇珍异宝的残害,想来不是一般人居住之所。”步言拉着孟小星退后了几步,走到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感觉,只要是进入的地界森林的人,冥冥之中便会被指引到此处。”步言这一路出去那疲惫的感觉,他自己是怎么到这的,他是一点都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哎”孟小星望着不远处有一个金匾,指着它,一脸兴奋地蹦蹦跳跳。步言就知道,孟小星有什么冒险精神啊,当真是看到金子,才露出这副模样。孟小星可不管步言是怎么想,硬是拖着步言往金匾处走,大有要把金匾塞进天罗袋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字?”步言可是公认的学识渊博,世间竟还有他不认识的字。

    孟小星伸着脖子,就差没将眼睛贴上去,步言刚想说她两句,便听见孟小星口中缓慢地念出三个字:“真,星,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