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何栈
字体: 16 + -

第四章 神秘的孟姑娘

    第四章神秘的孟姑娘

    “姑娘不像是无的放矢之人,难道姑娘有法子能进去。”步言这才上下打量了孟小星一番,一看便是稚气未脱之人,虽有几分小聪明,却不惹人讨厌。最最重要的,乃是这个姓,姓孟。天底下最有名的是那神秘的黄泉孟家,这姑娘莫非与孟家有关。

    “你这意思是要带上我喽。”孟小星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。

    “带上倒也无妨。”步言极具威胁性地看了孟小星一眼,“想必孟姑娘不是什么好惹是非之人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哪能看不懂步言那一眼,这不是明摆着让她别多事吗,她孟小星是这么容易低头的人吗,“这是自然。”她是很容易低头的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孟小星敢这么说,自然也是有一些内部资料的,“这地界森林乃是人类之源,自然它的有缘人不会出自他界,依我之见你们还是先封了自己的法力较好。”

    步言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,仔细想想这话倒也是有道理的,三人斟酌片刻便封去了自身的法力,看着孟小星。

    “瞧我做什么?”孟小星忽闪着眼睛,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法力倒是藏得好,不封起来。”步语没好气道,这人只想着封别人的法力,自己倒是忘了。

    孟小星皱着眉头,“我是本来就没有法力,我是凡人啊。”

    凡人,步言原以为这位孟姑娘会是黄泉孟家的人,可现在有不确定了,黄泉孟家出品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更不是凡人,难道这般姑娘出自人家。这绝不可能,就冲了孟小星那句地界森林,那个人界之人会这样称呼,看来这位孟姑娘颇为神秘啊。

    “不知步家两位仙君要到地界森林找什么啊?”孟小星一边叨念着,一边有从衣袖中拿出个青白色瓷瓶,这玩意的外观可真令人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“你话怎么这么多?”步语甚是不耐烦,摆出一副别多管闲事的样子,孟小星自然不想去触这个眉头,便不再搭话。

    这时,孟小星从瓷瓶里倒出一类米白色的药丸,和上口气两手不听揉搓,顷刻间那药丸变成了一张牛皮色的地图,看得众人是一愣一愣的。人还没来得及问上一句,孟小星便顺手摘了一片树叶,狠狠得将它按在牛皮地图上。眨眼功夫方才空白的地图上便出现了“地界森林”四个大字,图上十分详细得描述了神秘的地界森林,就连那个万年难遇的漏洞都有记载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宝贝啊。”说话间步语便想要将地图抢过来,可孟小星这等视财如命的人,怎会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步家的仙君也是强盗之辈吗?”孟小星很快将地图收进了腰间,闪到了莫云身后。

    “步仙友,此物乃是孟姑娘之物,仙友慎行。”莫云反应倒也快,腕间的念珠很快便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步语讨了个没趣,他只是单纯的好奇,步言深知自己这位弟弟的性子,难得出言解释:“舍弟不过是玩心重了些,不是什么品质拙劣之辈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这会儿已经没了最初的警惕,“哼,他抢过去又能怎么着,这宝贝是我的,自然只听我的,活着的我。”孟小星十分刻意地强调,她也是尴尬啊,她的每一件宝贝可不是谁人都能用的,不过是她第一次遇见外人打劫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的错。”步语又是作揖又是道歉,“还望孟姑娘赶紧带我们进入森林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也是心宽,不计较道:“这地界森林,要在日光与月光交替的一刻,才会显出漏洞,也就是唯一的入口,一日两次,咱们已经错过一次了,只能天明时那一次交替。”

    “地界森林这么大,时间又紧,找得到吗?”再加上步语封了法力,短时间内怎么找,即便是他能等,可步言等不得啊。

    “如今春末夏初,日升于东南方,月落于东北方,既是交替的那一刻,想必入口便在日光与月光交合那一处,地点虽每日在变化,大抵方位倒是不会变化过甚。”步言掐指一算便知道了大概的方位,也不知是他运气好,还是这个孟姑娘运气好,这个时节的入口处,就在这附近。

    孟小星一直赞同地点头,这位步家有名的仙君还是很厉害的嘛,“没错,今日的入口就在方圆一里之内,咱们坐着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的确距离入口出现少说还有五个时辰,除了等也别无他法,只是已没了法力,这夜间总归是有点凉快。

    “孟姑娘,还有五个时辰,为何这么早就封了法力。”步语被凉风吹得一阵激灵。

    “我是孟小星,你可以叫我小孟,也可以叫我小星,就是别叫我孟姑娘。”小星皱着眉,一脸为难道:“这般正经的称呼,我可听不惯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步语差点没岔气,什么叫正经的称呼,难道小孟,小星这样的称呼不正经。

    “再说,你以为地界森林的入口这么容易就会出现吗,这入口可是有灵性的,不是凡人它不会出现,倘若谁人来它都肯现身,地界森林里头的宝贝,早就被搬空了。”孟小星搓了搓手,直往莫云身后靠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步语这才明白,余光瞥向小星,这人倒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小星先前那张地图,是何物?”突然间没什么存在感的步言说话了,清冷的语调,叫得小星起了一片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躲在莫云身后的孟小星,带着点小骄傲,翻了个白眼,心道,呵,有问题就说话,没问题就爱答不理,她小星才不吃这一套呢。

    步言见孟小星不搭理,惋惜道:“小星怕是累了,只可惜了这只烧鸡啊。”说着,步言从发间的玉簪内拿出了一只香喷喷的烧鸡。

    顺着久违的香气,孟小星手脚麻溜地窜到步言身边,格外熟稔地瞧着步言,“那哪能啊,步仙君想问,就是睡着了也得好生回答的。”

    小星先前到没有发现,步言发间的玉簪,乃是世间少有的芥子空间,看起来不大,但夸张点说就是把地界森林塞进去都没有问题,果然是财大气粗的步家。

    步言将烧鸡往小星前头一摆,却又不放手,可怜小星那委屈的小眼神啊,“我这个是无上须弥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”步语一个蹦跶就到了小星身边,“佛界传说中的至宝无上须弥图。”

    那个号称只要是存在于世间的地方,与它一接触,完整的地形便会浮现的东西,这玩意都丢失千万年了,现在在一个凡人的手里,这是天道开得玩笑吗?

    步言望着小星的眼神愈发深邃,莫云倒是无所谓,这个佛界至宝都遗失那么久,高层都没急着找,他这个小喽啰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。

    唯一不拿宝贝当回事的,还是孟小星,这家伙已经完全沉浸在烧鸡的美好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