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何栈
字体: 16 + -

第二章 很饿很饿的时候

    第二章很饿很饿的时候

    “咳咳”孟小星艰难地将包子咽了下去,却还是被噎了个半死,手背一个劲儿地捶胸。莫云见此,以为是包子有些干,急忙再问老板要了碗豆浆,领着孟小星往摊子边最近的桌椅走去。

    当孟小星坐定了一会,这才缓过劲儿来,嘴里道着感谢,手却仍然不停往嘴巴里塞包子。

    “姑娘,慢点,慢点。”瞧着孟小星的架势,着实将莫云给吓着了,只得在边上一个劲儿劝。

    孟小星一遇上吃的,可再也管不上什么了,俩眼睛里只有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,用包子将嘴塞得满满的,两个腮帮子同时嚼动,简直就是用整张脸在吃包子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只有两边一起动,才能防止大小脸,她这是为自己将来的夫君着想,看她是个多么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啊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小会儿功夫,孟小星已经解决了两个大包子,看得才吃了半个包子的莫云差点噎住,他见孟小星吃完了,自个儿赶忙咽下嘴里这一口,朝着孟小星礼貌地笑了笑,那意思是让孟小星一个姑娘家等他一个男子,实在是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可这笑到了孟小星眼睛里就完全变味道了,这莫云平白地被自己坑了两个包子,不仅没发现,还请自己坐下来,好吃好喝,末了还冲自己傻笑,她现在总算是相信了,莫云这货是真傻呀。

    “姑娘在下还不知姑娘是何人?”莫云说完,似是害怕被孟小星误会成孟浪的登徒子,又急急补了上去:“在下知道询问姑娘家的闺名实非君子所为,但在下初到人间便结识了姑娘,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。”说到此处莫云的小脸更是不自觉地红了红,又怕孟小星以为他是在调戏她,丝毫不给孟小星任何说话的时机,又接了上去道:“在下绝非轻薄之徒,只是不愿辜负了这分佛祖定的缘分,在下乃是莫云,灵山人士,初次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了,你说过了。”孟小星心中那个紧张的呀,这个莫云一个人竟能说上那么久,莫云心头的百转千回,若是孟小星知道一定会大为感叹,这个人想多了,再说方才他已经介绍过自己了,这会儿又轮回去了,保不定等会儿,又要绕回来,孟小星若是再听下去,耳朵都得长茧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孟小星,也是第一次出家门历练。”孟小星虽是第一次出家门,但却不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,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,她还是很有分寸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对比,合该莫云栽到了孟小星手里,哪有人第一次见面,便将家底都报了出来,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家占他便宜吗。碰巧又遇上了个,不占便宜白不占的主儿,试想一下,孟小星能放过他吗,显然答案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孟小星介绍的随意,可莫云却不是随随便便的听,他起身作揖,用大礼算是与孟小星第一次的见面礼数,“原是孟姑娘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喝豆浆的嘴巴瞬间便成了喷水的泉,一脸‘我受到了惊吓’的模样,姑娘多么正经的一个称呼啊,他孟小星活了这么长时间,还是第一次听人家这么称呼自己,果然不是很适应啊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叫我小星吧。”孟小星挤眉弄眼半天,终于是憋出一句话,“叫姑娘太见外了,你我好歹是两个包子和一碗豆浆的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莫云听完后,睁大了双眼,就在孟小星紧张地盯着莫云以为莫云要反应过来自己被坑的时候,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说道:“嗯,小星说得极是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下意识地偷偷一笑,她这一次是彻底确定了莫云痴傻属性,魔掌盖上了莫云的光头,其实她早就想摸摸这个锃亮的“圆球”了,只是碍于初次见面,骗吃骗喝还占人家便宜,这不大好。果然如她所料,这手感,不错,她不禁一阵激动啊,和尚,新鲜出炉的和尚,这光头真像一个煮熟的白鸡蛋,这不知莫云若是知道自己细心呵护的“发型”在孟小星的眼里就是个没了壳的鸡蛋,该会有多么害羞啊。

    “莫云今年几岁了。”孟小星一脸地“我比你大,我比你大很多,我只是在对晚辈表达友好”轻拍莫云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莫云还真就感受到了孟小星魔爪下的友好,红着脸不好意思说道:“今年二十有二了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刚才还很活跃的小手,一溜烟儿就回到了自己膝盖上,双手叠加放在一侧,侧着脚,扯着一个自己为很淑女的笑容,道:“哎呀妈呀,我比你小。”说着还拿出两根手指头道:“方才二八。”

    莫云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,一脸认真说道:“你确实小,你放心,我会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”从孟小星的身后传来一个嘲笑的声音:“你别给她买了,就得谢谢她了。”

    孟小星差点就要跟着点头了,可转念一想,不对呀,这话好像是贬低她的,照着正常的事件发展,她需要反驳,所以她也顾不上所谓的淑女姿态,转身看向那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细细一看,只见来人头戴玉冠,两侧有组缨下垂系于颌下,脑后辫发上挽,包入冠内;身穿窄袖长袍,乍一看平平无奇,可定睛一望衣上暗纹华贵,腰上系锦带,足穿方头鞋履,好一个华贵公子,年岁不过二十上下,正摇着纸扇,含着笑意打量着孟小星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”孟小星可不管这家伙长得何等“人模狗样”,她只知晓脾气大了就该发,可这家伙不经意间竟透出几缕仙气,属散仙一类,孟小星不过是一介凡人,出门在外还是不要惹仙人为好。

    男子正等着孟小星大发淫威,而孟小星也确实有发作的迹象,可不知为何,那火苗上被浇了水,这热闹便也看不起来了,所以男子,自个加了点戏,说道:“我这个什么?”

    孟小星听到此话,心中腹排,这人真是不动脸色,可介于人家是仙,她是人,聪明的人不立危墙之下,于是乎,孟小星在脸上挤出许多褶子热情道:“你这个好大哥,让一下,可好。”

    男子见孟小星半天也每个激烈的动静,自然懒得再寻孟小星的开心,怏怏地离去,他还得寻人,也不知那人究竟去了哪儿,在人间这几月他都要无聊死了。

    “他适才是同我们说话吗?”莫云不解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,心想,人间的怪人还真多。

    孟小星听到此话,不由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心道,莫云还真有不断突破最低才智的天赋啊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孟小星如何想,莫云是打定主意要带着孟小星了,以莫云的原话来说,是世道艰险,她一个女子委实危险。因此,这两人便一齐上路了,

    莫云初入人间,还不知该去往何处,孟小星也是第一回出门,每个具体方向,但瞅着孟小星似乎老练些,莫云便将带路这个任务交给了孟小星。起初孟小星走得那叫一个顺畅,周围的人家也多,地方更是热闹,但多数都是农家人,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后来他俩便一直往前面走,遇到路口便看心情拐弯,心情好顺拐,心情不好“逆”拐。

    后来的后来……

    “嗯”孟小星沉思了片刻,问道:“你饿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莫云认真地想了想,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孟小星与莫云并肩坐在草上,盘着腿,右手随意耷拉在地上,左手托着脑袋,压在左脚上,咽了咽口中仅剩的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“莫云,你说这行吗?”经过好一会儿地等地,孟小星已经渐渐地失去信心:“猪怎么还没来撞树上啊。”

    时间回到一个时辰之前,孟小星与莫云走着走着走累了,自然要坐下来休息,可他俩的五脏庙也加了起来,莫云说要去找些野果吃,可孟小星这个吃肉的家伙怎么肯,愣是劝住了莫云,兵说服他一起在树边上等待着一只不在计划中的野猪。

    起初,这俩人还商量这如何制作这只野猪,当然了,莫云这个十多年都没吃过一次肉的家伙也提不出什么意见,多数是孟小星在说话。说着说着,说着,他俩就更饿了,等着等着,等着他俩就没力气了,最后的最后便人俩人都蔫了,只能靠手撑起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去找也野果吗?”孟小星很是艰难地开口。

    莫云试了试,无奈说道:“还想没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孟小星绝望的瞬间,一丝可以忽略不计的气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,孟小星的鼻孔微微张开,顾不上多说,跟着那气味匍匐前进。就这样一步两步三步四步跟着走,五步六步七步八步撞到人。

    孟小星看着眼前这双近在咫尺的鞋子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气力,惊叹道:“我的天呐。”这双鞋的外观不怎么亮眼,可功能绝对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啊,这可是水履鞋啊。所谓水履鞋,那是走在任何地方都脚都如履平地,并且在你累的时候会似流水一般,轻轻拂过你的脚进行按摩的好鞋。

    能够够拥有这等宝贝的是谁呢,孟小星慢慢地将自己的脑袋往后仰。